神心荡漾之惹到凤凰,psp看书软件,带着爸爸去留学百度百科,疯女三夫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

坎比超远三分

神心荡漾之惹到凤凰

  2018年年報顯示,華東數控年末賬面貨幣資金只有2071.10萬元,僅占同期流動資產36186.39萬元的5.72%。而流動資產中,周轉時間較長的存貨金額高達25978.60萬元。同時,2019年三季報披露,42257.27萬元的流動資產當中只有8471.03萬元的貨幣資金。這些都意味著,華東數控的流動資產的周轉情況是不樂觀的。

6銆?鈶? 華東數控資金鏈緊繃 連年虧損“舍子求生”|||||||

  在這樣的情況下,華東數控2018年年末流動負債還高達64803.92萬元,遠遠高于同期流動資產,是后者的1.79倍。而2019年三季度末流動負債52813.36萬元也高于同期流動資產42257.27萬元。也就是說,從流動性角度看,華東數控2018年以來的流動資產難以覆蓋流動負債的。

psp看书软件

  華東數控是于2008年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的企業,主業包括了數控機床和普通機床等。在上市最初幾年,華東數控還是能夠保持營收的增長和利潤的盈利,但到了2011年后,不僅營業總收入出現了下滑,且營業利潤也從2012年開始出現持續虧損。

  在經營乏力下,華東數控負債情況如何呢?根據2018年年報問詢函的回復,華東數控稱,“扣減已經償還的債務,包括大連高金的債務在內,目前公司主要短期債務余額41040.56萬元。剔除基本能夠續借的銀行借款、銀行承兌票據貼現債務、控股股東債務、預收職工公寓款及子公司債務,其他到期、未到期債務余額15265.44萬元。”這意味著,至少有1.52億元是需要華東數控去清償的債務。

  為避免2019年繼續虧損,華東數控通過提前計提壞賬準備方式使得2018年出現巨虧,再通過讓控股子公司破產清算獲得債權清償款體現在2019年中,如此的做法雖然暫時增厚了公司2019年業績,但再怎么操作,還是難改企業經營不振、資金鏈緊張局面。

  為避免2019年繼續虧損,華東數控通過提前計提壞賬準備方式使得2018年出現巨虧,再通過讓控股子公司破產清算獲得債權清償款體現在2019年中,如此的做法雖然暫時增厚了公司2019年業績,但再怎么操作,還是難改企業經營不振、資金鏈緊張局面。

神心荡漾之惹到凤凰

带着爸爸去留学百度百科

  表面上看,上市公司解釋了2018年巨虧的原因,但《紅周刊》記者發現,若結合華東數控在今年年末因華東重工破產清算一事而增加2019年度收益約3830萬元看,則2018年的巨虧很可能是上市公司將對華東重工的壞賬準備提前集中體現在2018年了,再通過主動對控股子公司實施破產清算,使得破產清算所帶來的清償款集中體現在2019年利潤中,如此的做法可謂巧合和巧妙,不排除公司有刻意之嫌。

9銆?鈶?

  關聯方的一紙聲明雖然讓華東數控“撇清”了連擔清償責任,但如此的做法,很難讓人相信這過程中沒有隱藏其他利益安排的可能,否則關聯方為何要輕易放棄自己的利益呢?不管如何,正是因為這種“舍子求生”運作,華東數控2019年很可能又將神奇地盈利或至少少虧了。

  表面上看,上市公司解釋了2018年巨虧的原因,但《紅周刊》記者發現,若結合華東數控在今年年末因華東重工破產清算一事而增加2019年度收益約3830萬元看,則2018年的巨虧很可能是上市公司將對華東重工的壞賬準備提前集中體現在2018年了,再通過主動對控股子公司實施破產清算,使得破產清算所帶來的清償款集中體現在2019年利潤中,如此的做法可謂巧合和巧妙,不排除公司有刻意之嫌。

疯女三夫

  關聯方的一紙聲明雖然讓華東數控“撇清”了連擔清償責任,但如此的做法,很難讓人相信這過程中沒有隱藏其他利益安排的可能,否則關聯方為何要輕易放棄自己的利益呢?不管如何,正是因為這種“舍子求生”運作,華東數控2019年很可能又將神奇地盈利或至少少虧了。

  綜合來看,華東數控2018年現金流數據或采購數據方面是存在疑點的,而這個疑點的存在很大可能還是因公司資金鏈緊張所致。

  雖然各種各樣的“巧合”,使得華東數控在近7個會計年度營業利潤為負的情況下,仍保持住上市狀態,但不管其如何操作,公司維持經營的流動資金壓力卻是非常明顯的。

  表面上看,上市公司解釋了2018年巨虧的原因,但《紅周刊》記者發現,若結合華東數控在今年年末因華東重工破產清算一事而增加2019年度收益約3830萬元看,則2018年的巨虧很可能是上市公司將對華東重工的壞賬準備提前集中體現在2018年了,再通過主動對控股子公司實施破產清算,使得破產清算所帶來的清償款集中體現在2019年利潤中,如此的做法可謂巧合和巧妙,不排除公司有刻意之嫌。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恒丰银行连夜澄清:将被建行接管的报道严重不实

      正是公司在近些年營收表現不佳、營業利潤持續虧損,使得華東數控股東的財富也變得越來越少,“所有者權益合計”項目的金額由2012年年末的12.03億元減少至2018年年末的7109.97萬元,“每股凈資產”也從3.5814元減少至0.3389元。2017年時,公司還因連續虧損而被實行過“退市風險警示”的特別處理。

  • 庞青年:为搞研发勒紧裤腰带 5个月没发工资

      綜合來看,華東數控2018年現金流數據或采購數據方面是存在疑點的,而這個疑點的存在很大可能還是因公司資金鏈緊張所致。

  • 证监会:深大通暴力抗法行为严重破坏法律严肃性

      梳理華東數控2012年以來的“歸母凈利潤”表現,可以看到其通常是每連續虧損兩年又神奇微利一年,歸母凈利潤“兩負一正”現象的循環發生,令人懷疑其有可能是人為操縱的結果,因為只要不連續3年虧損就不會面臨被退市的可能。

  • 成都拟出控烟新规:吸电子烟被明确纳入吸烟行为

      此外,華東數控還積極通過關聯方的“幫忙”來減少利息費用。例如,2018年,通過追加大股東威海威高國際醫療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及關聯方威高集團有限公司的擔保,貸款銀行上調了華東數控的信用評級,從而降低借款利率。使得華東數控在威海商業銀行的借款利率由6.09%下降至4.35%,在威海農村商業銀行借款利率由8.136%、9.216%下降至4.785%。這些利率下降的幅度很明顯,因此減少2018年息費用約447萬元。另外,華東數控還與債務人達成和解而豁免其應付未付的利息,沖減2018年利息費用519.33萬元,并且減少2018年和解以后各月的利息費用。

  • 因为这件事 特朗普被加利福尼亚州告了

      然而,在種種努力下,華東數控2018年年報和2019年三季報的財務數據顯示,公司仍然資金鏈緊張。